创业板已经回落20%

最近的一个缺口是3414。我们的A股向来有回补缺口的习惯,想做边看有两个,一个是距离最近的3414,第二一个就是3286。按照当前的节奏,3414明天瞬间可以完成回补,3286最多也就两个交易日。

3414一旦回补,在这个位置很容易形成一波反弹。对的是反弹。

昨天已经讲了,3450一旦破了,向下要继续的寻底,说了三个位置,两个缺口基本都会被回补。但是时间会变得很长,这也造成整个回调变得很长。同时在月线上,如果快速的下来还好一些,可以直接反弹,可能不会形成月线的下降趋势,但是如果慢的话,三个月,那就很容易形成月线的下降趋势。未来的横盘会持续一个整年也不足为奇。

短期风险释放的差不多了,但是,就算反弹出现,很有可能下跌还会延续,从时间上看已经13个交易日,很有可能走完19或21个交易日。

太意外,太惊吓。

在周五美股走出了一个V型后,周末的情绪也确实变得好了很多。许多财经博主及下面的留言都表现出了这样的情绪。但是资本市场有时候就是这么无情,今天高开后的单边重挫,再一次教育了对于抱团股怀有幻想的人。

特别是创业板,在跌破2777点时,已经进入了技术性熊市——从高位回落20%。

 

其实这一波下来没什么特别好说的,是整体性的下跌吗?真的不是。可以说所有下跌厉害的基本都是去年涨得好的(有些延续到了年前)。这既是市场投资风格的自然变化(毕竟挣钱的人开始多了,就会慢慢不挣钱),更是估值的回归,投资这些股票所谓的价值投资没错,但是当价格明显偏离的价值,那么重新回归就是必然。

加之最近市场上货币政策的收紧和对于证券交易中违法行为的更严厉处罚,就更加直接地加速了热度的退潮。然后基民赎回开始,那么踩踏就变得不可避免。

如今市场悲观的情绪又起,但是大家看一下自己的持仓,再抛开心理因素,仔细观察下。在今天指数如此大跌的情况下,市场有1/4的股票上涨,涨停的股票多于跌停的股票。这个放在原来“股灾”中是基本不可能的。其实现在远没到股灾的情形。这些大跌的股票真的只是因为过去涨得太快,价值偏离太多,现在没人接盘了。

看到创业板已经回落20%,深证成指留下的空间也不多了。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指数被“绑架”了,创业板市值最大的20只股票涨跌就能完全左右创业板的挣得幅度,所以在之前涨幅几乎达到15%(2021年年内)后,如今跌了8%。就是因为头部那些股票的暴涨暴跌所造成。

而来看看上证,就会发现跌幅没有这么夸张,因为虽然上证50中一些股票的市值不小了,但是比起整个上证来说,它们还不足以完全左右涨跌幅度。而今天在如此大跌的情况下,其实不少数量的个股全天都还表现得比较平稳,也正是说明了,这波还不是普跌行情。

既然客观的数字告诉了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发生了基金踩踏,跑道切换已经开始,那么我们若不是准备长期持有,是不是可以顺势而为一下。

这里为什么要提到“长期持有”的概念,原因很简单。原来抱团的大多数股票,其背后的公司绝大多数都是中国最好的公司,也就是说在可见的未来其经营和业务发展是好的。如今回落的原因只是原来资金把它的未来透支了太多,已经远远脱离了价值投资的范畴。但是当热度退却后,未来的“牛股”中,必然会有一部分还是来自它们之中(这点勿用质疑,只是不会如此的普遍开花),因此如果你相信自己的眼光,能够承受这种长时间的“波动”或者“平淡”,那么继续持有手中的抱团股其实并没有问题。反之,只能说也许加入“多杀多”的队伍,成为了必然的选项。

至少按照这个趋势来看,只要和抱团相关的个股,其总体的下跌趋势并没有减缓或者改变,也许其中的个股会不一样,例如资金提前认知了它的价值,如今级别的回调已经产生了“低估”或者达到了“正常估值”,那么提前止跌,上涨也就变成了可能。但是这个就要拼认知、拼眼光和拼运气了。如果你相信你持有的那只个股和自己就是“天选之子”,那么请相信自己。

从节后以来,A股又教育了一次90后的投资者,第一次应该是小米上市后,股价到了腰斩以下,直接把相信产品、相信体验就是价值投资的新晋投资者教育了一番,虽然现在小米的股价已经超过了发行价,但是在8-10元(港币)/股割肉的,相信数量也不会太少。

而这次就是第二次,当90后投资者高呼机构时代到来了,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做,我们要做A股全新时代(机构时代)引领者时,市场又教育了第二次。

所以市场告诉了我们,投资不是含口号,投资不能太高调。坚持自己认为,且实际证明对的才是根本。

最后,大家可以看一个有趣的数字,这就是股市市值占国家GDP的比重。我通过网络公开信息查了下,如果发现错误欢迎指出。

市场预计美国2020年楼市总市值40万亿美元,股市总市值50万亿多美元(其实少了,这是雪球上去年10月一篇文章上的数据),而最新的美国GDP数字是20.95万亿美元,两个市场总额是GDP的4.29倍。分别是GDP的1.91倍和2.38倍。

再看一下我们,2020年预估楼市总市值540-570亿人民币,取中间数,按6.5的汇率估算,则是85.38万亿美元,截止今天的股市总市值77.9万亿人民币(上证45万亿,深证32.9万亿),按同样汇率算,则是11.98万亿美元。而2020年我们的GDP是14.7万亿美元。楼市和股市的总市值是GDP的6.62倍,分别是5.8倍和0.8倍。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个资金池总额对应GDP的比例显然我们风险更高,总量其实非常接近。但是因为其实这里还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块就是债市数据(我实在没查到),可以通过这三个主要资金市场总量和GDP比例来比对一下其中的风险情况。

但是这组数据告诉了我们,在如今我们在不断调整楼市和股市的资金池作用下,其实我们股市与GDP的比例会越来越大,只是这个过程并不会太快。虽然按照历史的数据来看,现在的股市比重已经接近了比较高的水准,但是如果这种调结构的情形在发生,股市要承担资金池的作用更大,那么这个比重又非常合理,甚至偏低。

所以对于风险的衡量股市总市值和GDP总量的比例关系也可以作为一个参考,你会选择历史平均数还是所谓的趋势呢?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

广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