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股现在经过第4浪蓄势

上证指数,2019年1月是过去5年最低点,2020年3月是次低点,今年2月份创了5年新高,使得趋势转为向上,以上都是已知的情况。

然后,2020年3月次低点以后的走势大概率是主升浪,主升浪的特征就是“很明显”,一眼能看出来的那种。41%的涨幅虽然是近5年最大的一次上涨,但不算“明显”,我的判断是2020年3月以来的主升浪没有结束。

短线主要观察反弹力度,以判断2020年9月以来的上涨是否结束。

创业板50,长线,还没有证据表明2018年10月以来的上涨结束,也就判断它是继续的;

中线,很明显主升浪始于2019年6月,但正在减速,这是指春节前的上涨速度不如去年7月,而春节后下跌的速度是2015/2016年以来最快的。意味着主升浪可能结束,这也是仓位开始偏向于上证指数的原因。

短线,90分钟线死叉导致企稳或反弹的概率仍然很大。但不认为创业板反弹是重大的机会,而是认为这有助于市场情绪的稳定和上证指数的上涨。

券商股失去了大盘风向标的地位,现在基本是小盘股风向标以及散户信心指标。

券商股处于近5年的绝对低位,是主流板块里少见的。周四出了日线级别死叉信号,与2019年11月一样,观察持续反弹的力度。

维持券商股第1重仓。

银行股与券商股的逻辑不一样,券商股主要是绝对低位,银行股则是中高位形成了6年的三角形,大概率向上突破。

正在认真考虑增加银行板块的配置。

有色板块也是处于绝对低位,这是指2007年以来的低位,但除了钴锂这些新能源金属。

主要看好铜铝等基本金属,考虑增加有色的配置,但需要等大盘企稳,并且观察美元指数的走势,美元指数短线加速反弹,对有色板块不利。

煤炭比有色位置更低,而且是收敛的走势,短线的爆发力可能更强。

考虑加入配置煤炭,煤炭定价权强于有色,受美元影响小一些,主要看好动力煤龙头,有走“茅”的迹象。

说起“茅”、创业板这些,主升浪大概率结束,其走势可以参考过去一年的芯片股。芯片股2019年5月的主升浪确定结束了的,结果就是2020年2月至今是震荡的,还下跌了一点。

但芯片股现在经过第4浪蓄势,已经很接近第5浪上涨,考虑增加芯片股的配置,看好军工芯片和汽车芯片。

军工股2020年2月以来的主升浪,其启动时间比创业板晚了8个月;

仍然处于2015年的中间偏低位置;

军工股与上证指数关联度更高,而不是创业板指。很少基金抱团,属于被基金看不起的,没有前景,只能投机的板块。

基于以上3个理由,维持第1重仓,与券商股并列。主要看好军工芯片和航空发动机。

为了全面考虑问题,继续看下消费股。刚才认为2021年2月的消费股可类比2020年2月的芯片股。2020年2月芯片股暴跌,消费股抗跌。现在则相反,芯片股这2周算是抗跌的。

周五卖掉了医药股,现在不配置消费股,应该是没有很大的跑输市场风险。美股龙头特斯拉下跌了40%,A股龙头茅台下跌了24%,更多留意消费股如果持续下跌,是不是会演变成2018年的情况。

现在的判断是消费股应该不会持续下跌,持续下跌也很难影响上证指数,因为上证指数里面消费+医药的权重是27.45%,金融地产权重29.49%排名第一,另外原材料+能源仍占14.49%。

今年的回撤主要来自春节前,春节后的回撤反而小了一点,因为这两年赚得足够多,现在已经把控制回撤重新作为组合的首要目标。牛市中控制回撤的首选策略,就是分散配置,其次才是适当的仓位调节。相对应的,在牛市中赚钱,首要就是重仓,其次是选好板块和个股。

现阶段重仓对我来讲不难,根据大势的判断,决定仓位,这是我吃了10几年的饭。现在难点是潜在的风格切换,要较大规模地改变板块和股票配置,这个不是我传统擅长的领域,2007~2016年这10年看过的个股研究报告和年报,还不如现在1个礼拜看得多。

春节前只是根据控制回撤的需要,强行分散配置,现在情况更加清晰了,则需要全面而慎重地考虑,重新决定板块和个股的配置。现在的配方是,券商25%+军工25%+银行15%+芯片15%+有色12%+煤炭8%,但还没有行动,倾向于不抄底,而是等大盘突破3600点。这种小级别的波动,不是很值得抄底逃顶,因为抄底逃顶是需要花费极大的精力,以及运气,值得逃顶的是2015年,值得抄底的是2018年。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

广告处